秋雪湖生态景区 www.qiuxuehu.com 未来5天游客统计 [虚拟游]  景点游览舒适度指数预报
  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  >> 景区资讯 >> 最新快讯 >> 详细内容
“魅力秋雪湖”全国散文征文大赛(成人组)获奖作品选登(二等奖)
发布时间: 2017/8/13 9:44:12 被阅览数: 1240 次 来源: 秋雪湖生态景区
文字 〖 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
坚硬的秋雪湖

孙建国 (泰州)

  在我记忆深处,秋雪湖是坚硬的,冰冷的;秋雪湖又是柔软的,温暖的。

  1974年的一个深秋,我第一次来到秋雪湖。其时,秋雪湖还不叫秋雪湖,叫做红旗农场,有部队在这里军垦。我们从口岸中学步行几十公里,前往那里学军。当我拖着疲惫的脚步踏上这片土地时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。这是什么破地方啊!芦苇一望无际,周边荒无人烟。一脚踩进湿地,很快就要陷下去,吓得女同学一片惊叫,花容失色。我们仿佛红军过雪山草地,悲壮地唱起了:“雪皑皑,野茫茫,高原寒,炊断粮……”

  清晨,嘹亮的起床号将我从梦中惊醒。迎着朝阳,扛着锄头,随解放军出工。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田野冻结得坚硬无比。18岁的我又高又瘦,手无缚鸡之力。一锄筑下去,像碰到顽石一样,反弹过来,迸发火花,震得我双手发麻。又饿又累的我,对秋雪湖第一印象是坚硬的,冰冷的,至今挥之不去。

  至今挥之不去的,还有那农家小女孩泛着红晕的羞涩的笑容。因为我是学校黑板报主编,不久就脱产在农场总部出黑板报了。记得那天下午,夕阳将漫天飞舞的芦絮映照得白里透红,远处传来呦呦鹿鸣声和鸡犬相闻声。我正在聚精会神地修改黑板报稿件,忽然,解放军炊事员把我叫去。炊事员是山东人,长得五大三粗,但见人都是笑眯眯的,这次却急得脸色发白。原来他在厨房发现一个偷山芋的小女孩,追到田埂才把她抓住。那时附近的农民比较穷,经常有偷稻草、偷山芋的光顾,解放军也拿他们没有办法。那小女孩十三四岁的样子,蓬首垢面,惊慌失措。她将山芋藏在宽大的衣服里,鼓鼓隆隆像一个孕妇。炊事员不好意思去搜,生怕影响军民鱼水情。我那时见到女孩脸都涨得通红,又不好意思回绝炊事员,便硬着头皮去试试。哪知见我上前,小女孩便哇哇大哭,像受了伤的猫。她哭着说,妈妈患病,卧床不起,家中粮食不多了,山芋可以给妈妈充饥。多么善良的小妹妹呀!我的心一软,便挥手让她赶紧走。小女孩破涕为笑,一溜烟跑了。此事发生后,我也逐渐淡忘了。谁知学军结束那天中午,我们正在总部门口整装待发,小女孩突然跑了过来,羞涩地笑着,塞给我一只烤山芋,闹得我满脸通红。我执意不肯要,她又一溜烟跑了。在同学们哄笑中我想去追赶,被老师一把拉住,只见小女孩那泛着红晕的羞涩笑容也像风一样飘进芦苇丛中……

  至今挥之不去的,更有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芋头红烧肉。记得那天放走小女孩后,我便惴惴不安地等待炊事员批评。谁知炊事员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叹了一口气,黝黑的脸上又露出宽厚的笑容。第二天上午,厨房杀了一头猪,说是慰问我们这些学军的学生。在那饥饿年代,这可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啊!昨晚堂弟宏兵从老家带来30个金刚脐,说我母亲关照给我垫垫饥,我像藏宝一样悄悄藏在床下。谁知今晨起床,发现只剩下一个。我捏着最后一个金刚脐,看着同学们诡异的神情,哭笑不得,知道是这群“硕鼠”干的好事。还好他们还算讲义气,还留了一个给我,否则太对不起我的母亲了。你想,一个金刚脐尚且有如此魅力,更何况那时逢年过节才能吃到的红烧肉呢?于是,我出黑板报时便心猿意马,闻见猪肉飘香,垂涎欲滴,盼望着同学们下工后饱餐一顿。谁知炊事员居然悄悄送来芋头红烧肉,催我赶紧吃了。满满一碗,热气腾腾,香味扑鼻。我喜出望外,眼睛一亮,狼吞虎咽,一扫而光。吃完,我抹抹嘴,还没有来得及说声谢谢,同学们就蜂拥而至,我又若无其事地和大家一起大块吃肉了……

  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。40年后,当我以旅游管理学院院长、教授的身份走进秋雪湖,担任“秋雪湖景区旅游整体规划”和“秋雪湖欢乐世界设计规划”专家论证会评委的时候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又一次惊呆了。这里绿田水抱,芦荡深深,白鹭低飞,田园渔歌。真可谓“秋风萧瑟今又是,换了人间”。 

  在风景如画的秋雪湖餐厅,我深情地讲述了小女孩的笑容和芋头红烧肉的故事,满座皆为之唏嘘不已。1983年,当我读到著名军旅作家胡石言小说《秋雪湖之恋》时,感到格外亲切。作品以红旗农场秋天的芦花为素材,叙述了当时驻军战士在极端复杂的情况下,冒险掩护了一个农村姑娘的动人故事,演绎了“文革”时期的军旅生活,将女主人公“芦花”写得充满诗的意象,洋溢着缕缕高雅的人情味和人性之美,给人们带来了温暖和希望。我固执地认为那个善良的偷山芋的小女孩就是“芦花”。农业开发区黄宗岳书记听了我的故事后,颇有同感。他告诉我们,后来红旗农场根据《秋雪湖之恋》的描写,改名为富有诗意的秋雪湖风景区,隶属于江苏省现代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区。

  这里的土地,再不是那么坚硬,那么冰冷。我曾经作为作家,多次来秋雪湖采风,感受景区四季迷人的风光。春天,绿田水抱,绿树成荫,柳丝轻拂,百花盛开;夏天,古树参天,碧叶连天,野荡舟横,百鸟争鸣;秋天,鸟语花香,芦花飘扬,白鹭低飞,百果摇红;冬天,银装素裹,寂野无声,冬水镜明,分外迷人……景区中的农作物、动植物与乡村景观相得益彰,自然生趣,符合都市人慢生活的品质追求,是我们远离喧嚣、亲近自然、返璞归真、纵情田园的最佳度假、休闲和娱乐之地。目前,秋雪湖已经成为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、江苏省四星级乡村旅游区、江苏省精品乡村旅游点……

  这里的人们,还是那么善良,那么宽厚。故地重游,往事如梦。那天晚上,我开怀畅饮,醉意朦胧。朋友开玩笑地问那“芦花”是不是我的初恋情人?这一问,触动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往事如风,只是情意难懂。我那时只是一个懵懂少年,不解风情。可是,善良的“芦花”啊,你在哪里?现在,山芋再也不是养命的主食,而是餐桌上解荤的配角。如果再次相遇,我一定送你一麻袋山芋,不,一卡车山芋!朋友又关切地问起那个炊事员的情况,我只能遗憾地摇摇头说一无所知。不过,现在想起来,那天炊事员为什么奖励我一碗芋头红烧肉?难道就是因为我放走了那个可怜的小女孩?多么宽厚的兵哥哥呀!不知那炊事员现在何处,他一定会儿孙满堂了吧?愿他好人一生平安!如果他来泰州,我一定请他到泰州最好的饭店大吃一顿,一醉方休。黄书记和全桌人听我此言,都拊掌大笑,一饮而尽。

  笑声回荡在春风沉醉的晚上。此情此景,我忽然想到一句话:“冰是睡着的水。”40年前,这里是沉睡的冰,红旗农场尚未开发,所以土地是那么坚硬,那么冰冷。如今,那冰苏醒了,秋雪湖在时代的潮流中焕发青春。从此,坚硬的秋雪湖波光潋滟,柔情似水,四季如春,鲜花盛开……

  作者简介:孙建国,男,1957.7出生。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。教授、作家、泰州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。1982.7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。历任泰兴师范学校办公室副主任、泰州师专党委宣传部部长、泰州师专旅游管理学院院长。现为泰州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正处级调研员。兼任中国作家协会江苏分会会员、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、江苏省鲁迅研究会理事、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、泰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、泰州市梅兰芳研究会副会长、泰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。长期讲授《儿童文学教程》、《中国文化概论》、《中国思想文化史》和《大学写作教程》等高校课程。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(儿童文学)研究、兼及小说、散文、儿童文学创作和新闻传媒、企业文化策划。在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中国旅游报》、《新华日报》、《扬子晚报》、《儿童时代》、《儿童文学》、《少年文艺》、《中国校园文学》、《教育导刊》、《教育文化论坛》、《扬州大学学报》、《社会科学家》和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》等报刊发表小说、散文、童话、寓言、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500多篇,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(含中文核心期刊或专业权威期刊20多篇)。出版《泰州戏曲》(学术专著)、《欢乐号飞船》(儿童文学集)、《名人少年时》(儿童文学集)、《往日时光》(散文集)、《中国童话名篇选析》(学术专著)、《中国现代寓言名篇选析》(学术专著)和《儿童文学视野下小学语文教学研究》(学术专著)等著作15部。在泰州电视台“凤城河讲坛”和泰州图书馆“凤城讲坛”主讲《泰州与孔尚任<桃花扇>传奇》,引起良好社会反响,相关研究成果被凤城河风景区桃园陈庵孔尚任纪念馆收藏。主笔创作的电视专题片《生命之约》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并获江苏省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。

 

醉美秋雪湖

 张庆忠(山东)

 

  秋雪湖,只看名字,就会让人浮想联翩。我对秋雪湖的印象是从小说《秋雪湖之恋》开始的。

  秋雪湖位于泰州城区东北部,地处里下河平原的南缘,地势低平,水网稠密,湖荡相连,生态原始,湿地风光独特。

  对秋雪湖的神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她的历史了解后的敬畏。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八百年前的南宋王朝,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岳飞,当年曾在那里摆过“八卦阵”抗击金兵;泰州最早的共产党领导人沈毅,曾以那儿为革命宣传活动地,即史志中记载的花家舍;共和国开国将军许世友、尤太忠曾在那里留下了拓荒的足迹,有名闻遐迩的“红旗农场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
  去过秋雪湖的朋友把照片发到了朋友圈,惹得大家疯传,让爱好摄影的我心里直发痒。

  去年机缘巧合,应朋友之邀向秋雪湖奔去。

  路在脚下延伸,两旁的树木向身后疾闪。一条条路,宛如一棵棵树根,和我对秋雪湖的喜爱缠绕在一起,萌生出许多幻想,让我的心早已飞进了秋雪湖中。路儿弯弯,犹如拉满的弓,自己变成了待射的箭,飞往秋雪湖的美景中。

  一进入秋雪湖,心儿为之一振,恍若步入了世外桃源。那里已经兴办了渔业生态园、花卉博览园、畜牧科技园、盆景园、省花茉莉花园、民防园、百鸟林、鹿苑、稻麦良种示范园、农业观光园……真是让人目不暇接,流连忘返。

  我喜欢安静,所以更爱那里的自然湿地生态。秋雪湖水域宽广,沟汊纵横,绿树连片,蒲草繁密,禽鸟起落,着实迷人。

  立在湖边,不用把酒你也临风,一片片形状不一的水面,连一个涟漪也没有,你只能听到附近芦苇轻轻摇头的声音。所谓“波澜不惊”,面对这么宁静的水,其实想惊也惊不起来。

  只好沿着小路缓缓走,白云,蓝天,芦苇,碧水,鸟儿,一切美好而宁静,宁静得似乎听得见阳光跌落在水面上的声音,听得见岁月从身边走过的脚步声,听见微风如猫儿样从面颊轻轻走过。

  此刻我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宁静。

  秋雪湖的水纯净且蓝,仿佛是蓝天跌落了下来。抬头望望天空,宛如一块蓝布清洗后又挂在了上面,没一丝杂质。几朵白云悠闲地在天空中漫步,像是觉得只一色的蓝有些单调,来此点缀一下。清清的,亮亮的水汇聚到这里,幸福得宛如一个个游子找到家似的。

  梭罗曾说过: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、最有表情的姿容。它是大地的眼睛。是的,大地的眼睛,多么形象啊!

  阳光亮亮的,暖暖的,柔柔的,没遮没拦的,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。没有风,只想懒懒地躺在水边,做一个美梦,自己变成一尾鱼,畅游在这水里。

  蝴蝶不这样,就见一对蝴蝶,一前一后翩翩地飞过来,翅膀只轻轻地一抖,就把阳光划开,就抖落了秋雪湖的唐风宋韵。水边的野花,野草,不成章法,却又自成一篇,独具特色,色彩,姿态,香味,都设计得精致,仿佛一首首精致的小令,浅浅的,淡淡的,平平仄仄。

  鸟儿也不这样,就听一阵阵鸟鸣,挤满了双耳,酒不醉人,芦苇、鸟声、花儿也不醉人,可你却真醉了。

  你不想只做个观众,想做一回演员,只好借一双翅膀和蝴蝶一起舞,借一个嗓子和鸟儿一起唱。

  可你什么也没有做,压根就没动。

  我们心里明白,自己只不过是秋雪湖的一个过客,不要打搅了秋雪湖的梦,不要打扰了进入佳境的演员。

  正是蒲苇旺盛的季节,芦苇的顶部开着暗红的苇穗。风吹来的时候,暗红就在绿色中灵动了起来,犹如攒动的火苗。一只水鸟站在水草里,宛如一尊雕塑。突然,尖长的嘴猛地一伸,一阵水花,一条小鱼已经含在嘴里。小鱼的鳞片细小洁白,在阳光下闪着亮光。水鸟细长的脖子扬起,鱼儿缓缓到了肚里。然后,水鸟优雅地迈着步子,寻找下一个目标。它洁白的羽毛在绿色中格外醒目,老远就能发现。也许它已经与人们熟识,所以我们的到来它丝毫没有介意,依旧寻找着美食。

  走在小路上,自己仿佛是一叶小舟,行驶在无边无际的绿色的大海上。相对于这大片绿色,自己过于渺小,甚至不及一棵芦苇,一小团暗红。

  一群鹭鸶从远处飞来,落到了那只水鸟的不远处。它们刚刚落下,鹭鸶就开始忙碌起来。大伙儿三三两两散开,宛如围猎的猎手,不停地用嘴啄击着水面,不一会,许多小鱼就成了他们的美食。

  又有一群群鸟儿飞来,落在了水中,草中。

  秋雪湖还有许多连片的荷塘。 “叶似碧玉盘,茎似绿翠柱,花如出水美女,清香远溢……”此时是荷花盛开的季节,秋雪湖景区内的荷花已绚丽绽放。与众不同的是,秋雪湖景区荷花以白荷为“主打”,荷塘景色十分壮观。在秋雪湖田园牧歌景区,有一处占地约9000平方米的荷塘。塘内有荷花5000余株,其中白荷3000株,其它的为黄色、粉色荷花。

  缓缓走在荷塘边,望着大片的荷,突然我心里感到惶恐。此时,我们如同讲一节精心准备的课,而荷成了评委。5000多株荷,就是5000多个评委。他们用挑剔的目光仔细看着,一不用心他们就会给你一个差评,让你脸红一阵。

  我们不敢和荷比,评委自有评委的水平,不只是我们没有荷的美丽,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荷的淡定和从容。他们出淤泥而不染,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,努力地从水面上伸出。清自清,浊自浊,荷在淤泥之中保持着自己的清醒,保持着自己的淡泊,这是何等的品质?面对荷,我们仿佛与睿智的老人坐在一起,希望从他的智慧中捡一些回去,照亮我们的人生。

  在秋雪湖,空气清新得让人仿佛能飞起来。

  已闻惯了城区尘粉空气的我,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心底的舒坦。这感觉就仿佛是有东西在按摩我的喉咙与气管,并小心翼翼地刷去了上面的所有尘粒,然后又轻洒上了几滴天然香水,让我贪婪地呼吸着。此时,我感觉到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和我一起呼吸着,体内的杂垢正在迅急地向外涌动,每一个毛孔都舒适无比。我只好什么也不做,只是大口贪婪地呼吸着。

  秋雪湖,就这么脉脉含情,流动着生态的美!在这蓝天碧水造就的和谐之中,人们已很难再来修饰什么。

  来秋雪湖,希望能看到“秋雪”。可惜,早了点。芦苇还是碧绿的,只是上面有些暗红色。

当地的朋友说,秋雪湖今后发展以湿地保护为前提,以可持续发展为准则,通过湿地保护与修复相结合,生态重建与资源适度利用相结合,把徐马荒建成生态环境优良、物种丰富多样、文化内涵深厚、设施配套完善、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旅游度假风景区,打造长三角著名的湿地旅游胜地。

这让我有了一个更美好的期待!

  漫步秋雪湖,任柔柔的风吹着面颊,我心里有一个词挥之不去,那就是天人合一。是的,秋雪湖的发展不就是天人合一的最好体现吗?泰州人懂得绿水青山就是老百姓的金山银山。发展的同时把生态放到了第一位,这就要舍弃很多东西,丢掉很多机会。泰州人知道这样做很值得。这样做人人心里才会有“秋雪湖之恋”。

  纵情秋雪湖,自己的心仿佛一尘不染,觉得这才是纯真的生活。

  也就是说,秋雪湖是一个人间的清净之地。我们知道“清净”两个字,都和水有关,没有水的地方,清不了,也净不了,因为水的一生都在洗去别人的缺点,秋雪湖也是,也是在洗去别人的污垢,让人们放下许多东西,才不被欲望所累。

  人生苦短,不能承载太多,需要放下。放下是一个动词,放是动作,下是方向,有人放了,但没有真正放下。学会放下,才会使我们的心胸更开阔,找到生命的本真,找到生活的幸福。

  曾经不止一次去旅游,去高山、去大河,去人们说应该去的地方。从一个个名山大川走过,就觉得看不出哪里胜过秋雪湖,无论那湖还是那风景。心中就隐隐得觉得对不起秋雪湖,仿佛是对不起一个老朋友,就发自肺腑地喊一声:秋雪湖,你好!

    回家路上,我把秋雪湖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。他们回复:我也去秋雪湖。是的,我们就如同静待花开一样,去品味秋雪湖四季不同的美,去感悟秋雪湖的独特韵味,来几次“秋雪湖之恋”。

 

 


江苏秋雪湖生态旅游有限公司 © 版权所有 地址:江苏省泰州市秋雪湖大道58号
旅游热线:0523-86082188 传真:0523-86082208 邮编:225300 邮箱:tzqxhfjq@163.com
管理 苏ICP备08002254号